淨土思想述要──念佛應修三福行

九十二年九月之二

觀無量壽佛經說我們往生西方要修三福行:一、世福,二、戒福,三、行福。其實修學佛法積聚福德是很重要的,這三種福第一種是世福,就是世間的福德,經文中說是孝養父母,奉事師長,慈心不殺,修十善業。修世福是把孝養父母排在第一點,可見佛教是如何重視孝道。觀無量壽佛經是因為阿闍世不孝父母,讓父母受到痛苦,韋提希夫人才要離開此娑婆世界,到西方去修行。所以佛陀就開導我們想往生淨土修三福的第一種福世福中,第一句話就是孝順父母,懂得孝養父母是求生西方第一福德因緣。第二種是奉事師長,對教導我們世間法、出世間法的師長都要奉事,慈心不殺是佛教和印度教共同的道德,不殺、不盜、不妄語,在那個時候印度是任何宗教都提倡的,都不敢違背的一種道德觀念,在佛教也一樣;所以是世福,是共世間的道德。

第二是戒福,受持三皈,具足眾戒,不犯威儀。修行的人不外是要入佛道,入佛道不外是皈依三寶,很多人學佛學了很久都不皈依,可以嗎?這個是「奇怪的」,要解釋很難,所以我說是奇怪的,覺得佛法很好,但是又不願意皈依,做一個佛弟子是很光榮的,一切經論說學佛的第一步就是「皈依」,皈依是很重要的。具足眾戒,眾戒是很多種戒,五戒、十戒、八關齋戒、比丘戒、比丘尼戒等種種戒叫做眾戒。在經典中看到修五戒、十戒、八關齋戒、具足戒往生彼國,如果你看到說:「我不是比丘,也不是出家人,我不可能受持或學到具足戒,我怎麼可往生呢?」那你就是看錯了,經典的意思是說修五戒的人、修十戒的人、修八關齋戒的人、修具足戒的人,都能夠往生彼國,而不是說這個戒要一直學,學到具足戒才可以往生。不犯威儀是要威儀具足,這一點在經論是強調的,但對不拘小節的人來說,這一點就比較差一點,但是若要做一個善知識,或是為人師表,則是應該要莊重的,不要懈怠放逸。

第三種是行福,發菩提心,深信因果,讀誦大乘,勸進行者。這是最要緊的,我們知道成佛的人,首先就是要發菩提心,所以在觀無量壽佛經內分三輩九品,由上品上生到上品下生叫上輩,中品上生到中品下生叫中輩,下品上生到下品下生叫下輩,這三輩的人能往生。第三種發菩提心,深信因果,讀論大乘,勸進行者,這是屬於上輩的人修的,所以從觀無量壽佛經來看,可以看懂自己大概往生可以屬於那一品,這個不是可以非份妄求的。上品的人一定要發菩提心,在中品及下品的人沒有提到要發菩提心,世親菩薩在往生論說了一句話:「二乘種不生。」二乘種是聲聞跟緣覺,他們是發出離心修學解脫道的人,而這種人是不生極樂淨土的,或者說是不能生極樂淨土的。從這句話來對應觀無量壽佛經的三輩九品來看,顯然經論彼此之間發生衝突了。世親論師為什麼說二乘種不生,也許他沒去過流傳觀經的地區,沒看過觀無量壽佛經,所以他造的論沒有提到二乘種可以生,其實淨土宗的經論也有講到二乘種能生。

下品下生發什麼心呢?從觀無量壽佛經來看他三種心都沒發,學佛的人至少要發三種心,就是增上心、出離心、菩提心,下品中生及下品下生這些人平常都是為非作歹,作奸犯科的,他只是到了臨命終時受到煩惱痛苦了,心意悲傷徬徨了,人在墮落時會鼓起向光明的追求,恰巧遇到善知識,還是有點福德因緣,開導極樂世界的莊嚴,讚歎阿彌陀佛,請他念阿彌陀佛,在他好像快要墬井堮氶A拉一條繩子救命,猛念十句也可以往生。觀無量壽佛經還講到下品下生的人是五逆十惡的人,平時在生時造了五逆、十惡罪,在他臨終時遇到善知識和他講極樂世界的莊嚴,阿彌陀佛的悲願,讓他臨命終時念十聲佛號,也能往生,這不得了!五逆是出佛身血(傷害佛身令其受傷出血或破壞佛教名譽且於媒體披露)、殺父、殺母、殺阿羅漢、破和合僧(破壞和合僧團使其不清淨、不安寧),這五逆罪比殺盜淫妄還重。十惡就是十善的反過來,這種人也可以往生極樂世界。

前面的說法與佛說無量壽經有一點差異,無量壽經是佛說阿彌陀佛在因地修行乃是法藏比丘時,他在無量劫前時遇到世自在王如來,他本是一國王出家名法藏,想修行菩薩道,就請世自在王如來用神通力遍照十方無量無邊清淨國土,他要參考各國土而攝及十方的莊嚴,而造一淨土攝受眾生。世自在王如來就放光遍照十方世界讓法藏比丘去選十方淨土的美妙,法藏比丘看完了就發四十八願度化眾生,他的第十八願說:『設我得佛,十方眾生,至心信樂,欲生我國,乃至十念,若不生者,不取正覺,唯除五逆毀謗正法。』四十八願若細看,可發現阿彌陀佛攝受很廣,說十念也可往生,但最後說唯除犯了五逆罪的人,跟毀謗正法的人不能往生。結果一個說可以往生,一個說不可以往生,這可能由於當時印度學派傳承不同,部派傳受不同等所致,在部派時期淨土信仰就有了發端,大眾部說五逆十惡也可以往生,而上座部卻說五逆十惡不能往生,這種佛法見解差異可能性在印度是常見的。這樣傳承差異,到中國後給它一個調和圓融,調和點是在淨土的歸類,五逆十惡可以攝受的是方便土,或是凡聖同居土,至於真正的淨土(常寂光淨土或實報莊嚴土)他還是不能去,下品下生不是金色蓮花而是鐵蓮花,花不開也見不到佛。

觀無量壽佛經說要我們修這三種福,還把這三福說成是「三世諸佛淨業正因」,這地方和阿彌陀經又不一樣,沒說到持名一心不亂。是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一定要持名一心不亂?如果從觀無量壽佛經及佛說無量壽經來說,是不一定的,所以我們現在不要在三經中獨以阿彌陀經為準,以不能一心不亂而擔心往生不了,那是沒有意義的,有違經義的。經典堶惟珔}導的我們就要相信,不要在三經中只重視阿彌陀經,應當對觀無量壽佛經及無量壽經所說的一樣重視、一樣相信,才是正確的修持態度。

印光大師文鈔精華(35)

蓮宗四祖,法照大師,於大曆二年,棲止衡州雲峰寺,屢於粥缽中,現聖境,不知是何名山。有曾至五臺者,言必是五臺;後遂往謁。大曆五年,到五臺縣,遙見白光;循光往尋,至大聖竹林寺。師入寺,至講堂,見文殊在西,普賢在東,據師子座,說深妙法。師禮二聖,問言:末代凡夫,去聖時遙,知識轉劣,垢障尤深,佛性無由顯現。佛法浩瀚,未審修行,於何法門,最為其要。唯願大聖,斷我疑網?文殊報言:如今念佛,今正是時。諸修行門,無過念佛,供養三寶,福慧雙修。此之二門,最為徑要。所以者何?我於過去,因觀佛故,因念佛故,因供養故,今得一切種智。故之念佛,諸法之王。汝當常念無上法王,令無休息。師又問:當云何念?文殊言:此世界西,有阿彌陀佛,彼佛願力不可思議。汝當繼念,令無間斷;命終之後,決定往生,永不退轉。說是語已,時二大聖,各舒金手,摩師頂,為授記別。汝以念佛故,不久證無上正等菩提。若善男女等,願疾成佛者,無過念佛,則能速證無上菩提。語已,時二大聖,互說伽陀。師聞已,歡喜踴躍,疑網悉除。自言,我於過去,因觀佛故,因念佛故,今得一切種智。是故一切諸法,般若波羅密,甚深禪定,乃至諸佛,皆從念佛而生。過去諸佛,尚由念佛而生,況末法眾生,業重福輕,障深慧淺,藐視佛法,而不肯修;意欲一超直入如來地,而不知欲步五祖戒、草堂清之後塵,尚不能得乎?

(待續)

優婆塞戒弟子           陳慧澤

佛曆二五四七年九月十一日